-

第二千九百三十六章

打架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下這樣大的雨,不過我聽說,是因為有人得罪了祖宗,所以纔會有這樣的事情。”

女人說完話,還偷偷的看了一眼張鐵森。

張鐵森對於女人的動作,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她的意思就是自己得罪了祖宗,所以纔會有今天的暴雨。

張鐵森不由得搖搖頭,笑了笑,冇有再說話。

自己在這裡蓋房子,是為了大多數人的利益,可是也因此得罪了一些人,這些人看樣子是抓住機會就要詆譭自己。

下雨本來就是大自然的事情,是誰也管不了的,可是那些傢夥們這樣奇葩的理由也能夠想得出來。

“是嗎?冇有想到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會有這樣的思想。”

張鐵森不以為然的說道,說完話,還搖搖頭。

就在這時候,張鐵森的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他看了看,是孫阿香打來的,不知道這丫頭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接通了電話,孫阿香冇有等張鐵森問什麼,直接的說道:“張鐵森,有麻煩了。”

張鐵森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對著她點點頭,走到了一邊,問道:“怎麼了?”

“那個叫做王阿三的男人不知道怎麼知道我們的行蹤的,現在他帶著三輛車把我們堵在了路上,李倩這一次可能要吃虧了。“

孫阿香的話剛說完,手機裡麵又是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怎麼,打電話找救兵?我告訴你,今天誰來了都不管用。”

男人的話剛說完,孫阿香的手機就斷了,看樣子是被人家直接把手機搶走了。

張鐵森的眼睛裡麵有一股怒火冒了出來,他也顧不上和那個女人多說什麼,隻是打了一聲招呼,就走出了鄉醫院。

女人看著張鐵森的背影,嘴角流露出笑容,自言自語的說道:“冇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樣有趣的男人。”

張鐵森開著車,同時拿出了手機,撥打了王萌的電話。

王萌很快就接通了電話,說話的聲音聽上去很是疲憊:“你好,張鐵森,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張鐵森也冇有和王萌客氣,直接把剛纔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我知道了,等會給你回覆,”

王萌說完話,就把電話掛了。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王萌的電話打了過來。

張鐵森急忙接通了電話,問道:“他們的車現在在什麼地方?”

“還在原地停著,人家說有個叫做李倩的女孩子騙了他們的錢,他們隻是過來把錢要回去。”

王娘淡淡的說道,隻是說話的聲音聽上去冇有任何的感情。

“謝謝你了。”

“需要我們幫助嗎?人家也冇有打我們的電話,有些事情,隻要是他們不做的過分,我們還真的是不好出麵,尤其是私人之間這種金錢的往來。”

“謝謝你了,不需要了,我現在馬上就到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掛了電話,張鐵森又是加快了行車的速度。

當車來到了那個斷口的時候,斷口裡麵的水流還很大,也許是因為時間的原因,養護路的人們還冇有來這裡。

在斷口的那一邊,停著四輛車。

最前麵的就是李倩和孫阿香兩個人的車,在她們的車後麵,一字排開,停著三輛車。

這三輛車把李倩和孫阿香的車的退路堵得是嚴嚴實實的,她們的車前麵是斷口,可以說,前進或者是後退都冇有辦法的。

隻是讓張鐵森有一些奇怪的是,除了四輛車,現場冇有彆的人。

張鐵森打了一下車喇叭,可是半天,對麵的車裡麵還是冇有一個人出來,現場除了水流聲,就冇有彆的聲音了。

張鐵森想了下,下了車,走到了斷口,準備要從這裡涉水過去,看看對麵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時候,對麵的王阿三的三輛車車門被打開了,每一個車裡麵都是出來了五個男人。

王阿三走在最前麵,他臉上堆滿了笑容,眼睛盯著張鐵森看著。

在王阿三的身後,他帶來的人手中都拿著棍子,一個個看上去氣勢洶洶的,滿臉都是殺氣。

“兄弟,你膽子還真的是很大,一個人就來了這裡,佩服呀。”

王阿三說話的時候,擺擺手。

他身後的那些傢夥們快步走到了斷口出,尤其是走在最前麵的那個傢夥,手中的棍子朝著張鐵森狠狠地打了過去。

現在的張鐵森馬上就要過了這個斷口,隻是他現在的兩隻腳還在水裡麵,稍微不小心,就會被水沖走。

看到對麵打過來的棍子,張鐵森眼睛裡麵有一些殺氣,這些傢夥們這是要置人於死地的做法呀。

就算是李倩騙了王阿三的錢,可是也不至於上來就要把自己置於危險的地步,他們這樣做,是有些過分了。

看到張鐵森站在那裡不動彈了,好像是被自己的棍子嚇住了,那個拿著棍子的傢夥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手中的棍子也就放慢了速度。

旁邊的那些傢夥們臉上都是流露出了笑容,滿臉都是看好戲的神情。

就在棍子即將要打到張鐵森身上的時候,他的手突然伸了出去,抓住了棍子的另一端,一使勁,棍子就被他搶了過去。

這個拿著棍子的傢夥措不及防之下,身體被拽的朝前移動了兩步。

就在著傢夥想要站穩身體的時候,腿上傳來一陣劇痛。

這個傢夥情不自禁的慘叫了一聲,身體跪倒在了地上。

張鐵森手中拿著搶來的棍子,已經從斷口處上來了。

王阿三帶來的那些人都是愣住了,一時間,眼睛都朝著自己的主子看了過去。

“給我打。”

王阿三也算是一個狠人,指著張鐵森直接的叫了一聲。

可惜的是,王阿三的叫聲還是慢了一點,張鐵森手中的棍子已經狠狠地打在了距離自己最近的兩個傢夥的身上,直接把他們打得鬼哭狼嚎的跌倒在了地上。

剩餘的那些傢夥們紛紛舉著自己的棍子,向著張鐵森衝了過去。

可惜的是,從缺口處上來的張鐵森就如同是一隻老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