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方很快就開始了交接,他們走到了一起!

黃詩琪在旁邊說道:“另外那一部分人是什麼人?”

“不知道!”李堂堂低聲說道:“都是一些生麵孔,應該不是地下世界比較出名的那些人。”

賀蘭天和對方已經開始交接了。

就在這個時候,葉新深吸一口氣說道:“準備動手!”

黃詩琪和李堂堂都扣死了手裡的刀!

“動手!”某個時間點,葉新一聲低吼,然後他迅速的衝了出去。

三人身形如電,真氣瞬間湧動,三名頂級高手,葉新更是無限的接近超級這個層次。

他達到了超級,但是瀕死狂湧的副作用,讓他短暫的又從這個層次上退了下來。

即便如此,麵對這群人,也足夠了!

賀蘭天還在這個地方,葉新想要把賀蘭天給殺掉,徹底解決掉紅蓮的問題。

葉新衝出去的同時,破空刀陡然出鞘,盤旋而至,三人呈現出了一個品字形,瞬間衝到了賀蘭天的麵前!

賀蘭天看到葉新他們出來的那一瞬間,嘴角露出了一絲的陰笑,他直接將那長方形的鐵盒陡然拋飛而起。

葉新縱身一躍,他跳到了空中,一把將鐵盒收入懷裡,而後穩穩的落在了地上,同時其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賀蘭天冷笑道:“賀蘭天!”

賀蘭天看著帶著口罩的葉新,微笑道:“不愧是守夜人零號,風采確實不錯,聽說你在罪惡之城,差點突破超級,你啊,留不得!”

葉新看向賀蘭天,他冷笑一聲道:“恰好,我也不打算留你,今日之後,紅蓮,將不複存在!”

說著,他單手一抓。

賀蘭天掏出了一顆紅色的丹藥,他朝著嘴巴裡麵放了過去,吞下之後,他微微一笑道:“你有冇有想過,今天這個交易,是一個局…”

“嗯?”

葉新的心中一動。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的刹車聲響了起來,葉新朝著四麵八方看去,在他們製定的撤退路線上,幾乎每一條路線之上,都有車子前往。

“不對勁!”黃詩琪三人迅速的靠在了一起說道:“這些路線是我們製定好的逃跑路線,全部都被堵了。”

李堂堂罵道:“他奶奶的,感覺,我們的情報被泄露了。”

葉新的神色陰沉,他朝著四周看去,下車的人,周圍的人太多了,數百個人!

而且這些人手裡皆是拿著武器,大概率都是高級以上的武者。

其中還有著賀蘭天這樣的存在,還有著紅蓮的頂級殺手。

這是天羅地網,要把他們弄死的天羅地網。

“老大,怎麼辦!”李堂堂死死的扣著手中的武器,大聲的吼道。

葉新深吸一口氣道:“冇辦法了,選擇一條路,最右邊,準備強行突圍。”

“為了一切正在呼吸的!”葉新低吼一聲。

“刀鋒所指,心之所向!”

“戰無退路!”

低吼聲響徹,三人齊聲喝道:“殺!”

刹那之間,真氣狂湧。

三人直奔右側的那一條路而去。

戰鬥瞬間迸發,數十名頂級高手,第一時間朝著三人合圍而來。

葉新一馬當先,麵對前方的人,手起刀落,將兩三人給劈飛,地榜第一的實力,在這一刻展露無遺!

“你們想往哪兒跑!”賀蘭天這個時候陡然衝了過來。

“我攔住他們,你們突圍!”葉新說道:“我隨後就跟上!”

頃刻之間,他猛然轉身!

黃詩琪和李堂堂迅速執行了他的命令,從他的兩側迅速的衝了出去。

葉新陡然渾身,真氣迸發,將後方二十幾名頂級高手,全部籠罩在了其中,他冷笑一聲道:“你們…誰都不允許前進一步!瀕死…狂湧!”

葉新怒吼一聲。

無儘的真氣再度湧動,這一刻的葉新,再度進入到了逼近超級的狀態!

他一刀揮舞而出。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數十道真氣,瞬間朝著他攻擊而來。

賀蘭天一馬當先,正麵硬抗數十人,即便是葉新,也有些頂不住,他整個人被掀飛而起,狠狠的砸在了地麵之上。

“噗!”

葉新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身上的衣服碎裂。

他排地而起,再度和這些人顫抖在了一起!

另外一邊,黃詩琪和李堂堂,也陷入到了包圍圈之中。

三人都在血戰!

葉新一邊戰鬥一邊朝著另外的一個方向靠了過去!

“殺!”

嘶吼聲響徹著,一道接著一道的人影,在朝著地上躺下

這一天的江城,註定冇那麼平凡!

“老大,來這邊!”某個時間點,黃詩琪大吼一聲,她和李堂堂,撕扯開了一條口子。

葉新一刀逼退對方,他身上負傷不少,他迅速的跟了過去!

而前方,又有著幾十個人合圍了過來。

“瀕死…狂湧!”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人影來到了葉新的身後,他將葉新一把推向了黃詩琪,然後對著兩人露出了笑容道:“殺出去,給我報仇!”

“堂堂!”葉新大驚失色。

“殺出去,給我報仇!”李堂堂大吼一聲。

“走!”黃詩琪拉過葉新,朝著人群之中殺了出去!

葉新咬牙,這個時候的他不敢多想,他衝向了前方的人群,不斷的揮舞著手中的額無名刀。

“為了一切正在呼吸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怒吼聲響徹,葉新轉過頭,他看到了李堂堂的胸膛,被賀蘭天給洞穿!

葉新的心中無比的悲痛,但是此時的他,隻能先想辦法殺出這裡!

周圍的人,圍困著他,越來越多!

他不斷的揮刀,不斷的揮刀,他給黃詩琪開辟了一條路,把黃詩琪送了出去。

而他,繼續的殺戮著,一邊殺,一邊走著。

他都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渾身是血的出現在了街道之上!

他一隻手握著一個鐵盒,一隻手握著一把刀。

鮮血模糊著他的眼睛,身上的衣服無比的破爛。

他提著刀,搖搖晃晃的走在街頭之上,不知道過了多久,他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又是過了一陣,一個老人騎著一個自行車,在地上行走著,忽然…他看到了遠處的葉新,他心中一驚道:“脛骨龍吟,龍骨…出現了?”

說著,他走到葉新的麵前,蹲了下去,嘴角…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三天之後,醫院,葉新睜開了眼睛,他看著白花花的牆壁,喃喃的道:“我…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