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後,蘇妍見葉白平安歸來,頓時鬆了口氣,葉白此次出門還是兩人結婚後第一次分彆了這麼久。

蘇妍一把撲倒葉白的懷裡,剛準備會訴衷腸,突然一股奇異的香味直往鼻子鑽。

“什麼味道,這麼香?”

葉白身上沾染的香氣,是在跟賀東東打鬥過程中損壞的丹藥散發出來的,雖然已經過去好長時間了,但味道依稀能夠聞到。

但畢竟蘇妍分辨不出這香氣是從哪裡來的,於是直接問道,

“老公,你去什麼地方了?”

葉白之前臨走的時候對蘇妍聲稱自己是去外地出差,蘇妍猜測葉白一定是在和人談生意的時候為了陪客戶,去了夜總會一類的場所,從彆的女人身上染上的香味。

葉白趕緊解釋道:“是我身上帶著的丹藥不小心碾碎了散發出來的香氣。”

蘇妍眉頭微皺,“你不是去出差麼?怎麼出差還要帶丹藥啊?”

葉白一度啞言,瞬間想起來他之前跟蘇妍可是聲稱自己出差去了的。

於是趕緊找補道:“是出差,但同行的一個客戶生病了,我順便給他看了病。”

“啊?生病了?這麼巧?”蘇妍疑問道:“什麼病啊?嚴重麼,你有冇有幫他治好?”

葉白看著天真的蘇妍,憋著笑說道,

“治好了治好了,徹底治好了,而且我還現場檢驗了一下,確保他冇有問題才離開了。”

一番話說的葉白不由得又想起了賀東東和郭麗在草叢中香豔的情景,可不就是現場檢驗了一番後,這才離開的麼。

見葉白話說的一臉坦誠,蘇妍便也冇有繼續追問下去,但還是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這個時候,洪天明好死不死的湊了上來,說道,

“葉哥,誰生病了?什麼病啊?”

葉白無語的翻了個白眼,補充道,

“賀東東。”

葉白冇有直言他給賀東東灌藥的事情,但洪天明顯然能夠理解葉白指代的是什麼。

隻見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懂了。”

說完,洪天明擠眉弄眼的看向蘇妍,“大嫂,賀東東是男的,是個大娘炮,小白臉,葉哥最討厭他了。”

洪天明確實是好心想幫葉白解釋清楚,避免因為這個香味讓蘇妍誤會。

但對於葉白來講,隻要一提起賀東東這個人,他就能想起草叢裡發生的事情,雖然他是個男人,但那樣的畫麵活生生的發生在自己的麵前,想想也還是有些羞恥。

但冇辦法,在那樣的情景下,葉白為了有能夠有拿捏得了賀東東和郭麗的把柄,也隻能出此下策了。

葉白無語至極,打死他也想象不到,他竟然能讓武協和商會這樣的死對頭以這樣狗血的方式產生了聯絡。

可事實就這樣發生了,就是這麼的戲劇性。

葉白回到家中,簡單的洗漱後便準備休息了。

但他依然還是很擔心,賀東東問題倒不大,但是那個女人可就不好說了,她會不會回到武協就把葉白的真實身份說出去?

萬一葉白手裡的視頻把柄對她來講根本構不成任何的威脅,她是一個不在乎自己臉麵的人,那葉白是喬家後人的事情豈不是直接大白於天下了麼!

還有那個賀東東,之前他們兩個之間可一直都是劍拔弩張,隨時開火的狀態。

這次葉白又給他下了這麼大一個套,他能乖乖的受葉白的威脅,就此相安無事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