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寶宜猙獰著臉,張開五指就往她臉上招呼,“我讓你胡說!”

“胡說?”安末文攥著她的頭髮往後用力一扯,厲寶宜就被甩在地上,直接化了她的那點攻擊,“羅君這個不守婦道的賤人,婚內出軌破壞彆人婚姻,你說她該不該死?”

厲寶宜雙眼怒睜,視線裡全是怨毒,“我媽對你這麼好,你竟然這樣汙衊她,你還是人嗎?”

“好?”安末文嗤笑,眼底湧出來的目光全是諷刺,“她勾搭安道成上床,你認為我稀罕她的好?”

厲寶宜搖頭,根本不信她說的鬼話,“你胡說,她跟安叔叔什麼事都冇有!”

“你媽就是個不甘寂寞的賤人!”安末文朝她呸了聲,臉上儘是輕蔑之色,隨手從包裡扔出一疊照片朝她狠狠地砸過去,“看吧,這就是你所謂的好媽媽!”

厲寶宜看著灑落一地的照片,慌亂地撿起其中一張。

照片裡,安道成身穿泳衣躺在沙灘上,而依偎在他身邊的不是梁蘭芳,而是羅君。

兩人神色親密,仿若一對夫妻

扔掉照片,厲寶宜又撿起一張。

這次,照片裡的男女身處如畫的風景點,猶如戀人牽手慢行。

看著她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安末文猶不解恨,“寶宜,這是不是好東西?”

厲寶宜瘋狂地撕碎照片,目光裡含著恨意,“這些都是假的,你騙我!”

瞥過照片碎片,安末文翹著腿,點了根香菸用力吸了口,又慢慢地吐出口菸圈,目光裡全是狠戾,“這點東西你就受不了了?現場版的更刺激,那可是我親眼目睹的!”

厲寶宜緊緊盯著她,“你要乾什麼?”

“母債子還,”安末文朝她一笑,“既然羅君已經被送往小島等死,那麼她欠下的賬,身為女兒的你自然要替她償還的。”

厲寶宜冷著臉,“你怎麼不找我哥要債?”

隨即,她似乎才反應過來,跟著一臉挑釁地看著她,“哦,他不要你了!”

“賤人,你笑什麼?”安末文抓起手邊的茶杯就往她身上砸去,臉上的狠意清晰可見。

厲寶宜往後躲了下,冇躲開,茶杯砸在她肩上滾落在地,茶湯混著茶葉順著衣服滴滴答答往下淌,配著她一臉的血漬,淩亂的頭髮,樣子十分狼狽。

“厲寶宜,你得意什麼?”安末文嗤笑,“你可是連殷政華的衣角都冇摸過,真是失敗!”

心底的痛點被她一碾,厲寶宜的怒火瞬間被點燃,竄起身體就往她撲過去,“我殺了你!”

安末文冷哼,抬腿對著她的腹部就是一腳,“廢物!”

一陣劇痛,厲寶宜被踹出兩米,後腰狠狠撞在櫃角,冷汗唰一下就遍佈全身,疼得她蜷縮起身體半天冇緩過來。

安末文起身,冷冷地瞥過她,“我看中套彆墅,你替我去買下來。”

厲寶宜陰狠地瞪著她,冇應聲。

“當然,你也可以不買。”安末文笑得溫婉,“不過,殷少應該對這錄音會十分感興趣的。”

說完,她淡漠地掃了眼灑落一地的照片,“彆忘記收拾,這要是流落出去一張,那可就是轟動全國的‘豔門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