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國境內頓時殺氣騰騰。

這時候,魏國征南將軍王昶上言:“孫權流放良臣,適庶分爭,可乘釁擊吳。”朝廷從之,派遣新城(湖北省房縣)太守州泰襲巫縣(巫山)和秭歸(秭歸),荊州(治所河南新野)刺史王基向夷陵(今湖北宜昌東南),王昶向江陵(今湖北荊州市)。王昶王昶用竹子編成繩索做成橋梁,越過水淹地區(東吳帝國決開沮水、漳水河堤,引水淹冇江陵北方廣大土地,阻撓曹魏帝國攻擊)。吳國大將施績,連夜逃回江陵。王昶打算把東吳軍引到平地上決戰,先命五支部隊順著大路,向北撤退,使東吳軍見獵心喜;又把所俘虜的鎧甲、馬匹,在江陵四周展覽,希望激起東吳軍的憤怒;設下埋伏。施績果然追擊,王昶迎戰,大破東吳軍,陣斬東吳將領鐘離茂和許旻。

以前,我們很少看到魏國主動來進攻吳國,這應該是很少的一次吧,也是魏國不怕兩麵作戰、實力增強的一個標誌。

到了孫權晚年,良將多死,已經隻求自保了,不僅命令西北軍區的江陵等地挖河水淹平地,以阻擋魏軍;也就是在這一年的下半年,孫權還征集了十萬人的工兵,在堂邑(江蘇省**縣)破壞塗水(滁河)堤防,淹冇北方通往江南(長江以南)所有道路。

而就是孫權的這個決定,又引發出了第三件事情——擒。

司馬懿之死

曹魏全國武裝部隊總司令(太尉)、駐東南軍區司令王淩,在得到東吳帝國利用塗水(滁河)淹冇南下通道訊息後,就請求中央給出發兵虎符,允許發兵攻擊吳國,但是皇帝(事實上是司馬懿)下詔不準。前此司馬懿你允許王昶發兵進攻吳國,同意王昶發兵的理由到現在並冇有消失,王淩向來和你司馬懿的哥哥司馬朗、死去的賈逵關係很好,對你司馬懿一向是象哥哥一樣,但是這次司馬懿你為什麼又不同意王淩發兵呢?

那是因為,司馬懿得到了一個訊息。

高平陵之變以後,王淩強烈地意識到曹魏已經快要成為司馬氏的天下了,小皇帝事事還要到司馬懿家裡請教!

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呢?究其原因,還是立幼君。

要保住曹魏的天下,就必須除掉司馬懿,然後立長君!

王淩把目光轉到了在自己外甥兗州刺史令狐愚治下的楚王曹彪。

曹彪,字硃虎。建安二十一年(216年),封壽春侯。黃初二年(221年),進爵,徙封汝陽公。三年,封弋陽王。其年徙封吳王。五年,改封壽春縣。七年,徙封白馬。太和五年冬,朝京都。六年,改封楚。看看曹彪被改封來改封去,就知道了曹丕是怎麼折磨自己的兄弟們的了。幾乎每年都要改封,曹彪在曹丕時代,幾乎都是奔走在路上,那時候要動身路上是多麼難啊!

重溫一下曹植寫的《贈白馬王彪》吧。

其六心悲動我神,棄置莫複陳。丈夫誌四海,萬裡猶比鄰。

恩愛苟不虧,在遠分日親。何必同衾幬,然後展殷勤。

憂思成疾疢,無乃兒女仁。倉卒骨肉情,能不懷苦辛?

此年曹彪已經57歲了。

王淩跟令狐愚秘密討論,認為曹魏帝曹芳闇弱,而又受到強梁大臣(指司馬懿)控製;聽說楚王曹彪(曹操的兒子)智勇雙全,打算擁戴他當皇帝,在許昌(河南省許昌市東)另建中央政府。

249年九月,令狐愚派他的部將張式,前往曹彪的所在白馬城(河南省滑縣東),向曹彪報告。王淩又派隨從(舍人)勞精前往首都洛陽,告訴兒子王廣,王廣反對,說:“凡是發動一件大事,一定要順應民心。曹爽因為驕傲奢侈,激起反感;何晏隻會表麵功夫,冇有做事能力;丁謐、畢軌、桓範、鄧颺,雖然有很高名望,但都熱心追求名利,不斷變更製度,屢次修改法令,口號雖然好聽,卻不切實際;人民習慣於舊有秩序,遂變得無所適從。縱令他們勢力充塞四海,名聲震動天下,一旦同時誅殺,全國知名之士,殲滅了一半,但社會安定,冇有人哀悼,因為他們失去民心。現在,司馬懿心裡想的什麼,雖然難以預料,但是直到今天為止,並冇有叛逆的跡象,反而選拔賢能人才,擢升能力比他更強的官員(指蔣濟、高柔、孫禮、陳泰、郭淮、鄧艾等),整理舊有法令,滿足人民盼望。曹爽所做的壞事,司馬懿都一一革除。從早到晚,兢兢業業,把人民利益放到第一位。而且,父子兄弟,都手握軍權,不容易滅亡。”王淩拒不采納。

同年十一月,令狐愚再派張式晉見曹彪,還冇有回來,而令狐愚患病逝世。

令狐愚當兗州州長時,延聘山陽郡(山東省金鄉縣西北昌邑鎮)人單固當州政府行政官(彆駕),和人事官(治中)楊康,同時是令狐愚的心腹親信。令狐愚逝世後,楊康接受司徒高柔的延聘,楊康到首都洛陽後,就把令狐愚和王淩的密謀告訴了高柔,高柔報告給了司馬懿。

司馬懿知道以後,不動聲色,暗中加強了防備,並任命了新的兗州刺史黃花。

到這一年,王淩派將軍楊弘把他的兵變計劃,告訴黃華。黃華、楊弘聯名向司馬懿告密。司馬懿反應迅速,一麵親率大軍乘船艦南下討伐,一麵用皇帝名義,下詔赦免王淩一時的錯誤。(又是赦免!!!)又私人寫信給王淩,解釋安慰,十分懇切(又是懇切的表示!!),用來麻痹王淩,免得狗急跳牆,強行起兵。很快,司馬懿的大軍已到百尺(河南省沈丘縣潁水北岸。跟王淩所在壽春「安徽省壽縣」一百九十公裡)。王淩大感意外,自知無法抗拒,遂單身乘一小艇,西上親迎,派秘書王彧晉見司馬懿道歉請罪,並繳還所有印信、符節。司馬懿大軍抵達丘頭(河南省沈丘縣東南),王淩在小艇上自己捆綁。司馬懿代表皇帝下詔,派主任秘書(主簿)替王淩解開繩索。

王淩認為皇帝已有恩赦命令,而自己跟司馬懿又是老友,感到已不再危險。就打算晉見司馬懿,被司馬懿拒絕。王淩這時才發現不對,向司馬懿呼喊:“你寫幾個字叫我來,我敢不來?為什麼還帶軍隊?”司馬懿說:“正因為你不是寫幾個字就能叫來的人。”王淩說:“你欺騙我!”司馬懿說:“我寧可欺騙你,不能欺騙國家。”遂派步騎兵六百人,押送王淩前往京師(首都洛陽)。王淩為了試探司馬懿對自己如何處理,請求發給自己幾個釘棺材的鐵釘,司馬懿命發給他,王淩這才絕望。乾寶《晉紀》說:“王淩走到項縣,看見岸上有賈逵廟,王淩大喊說:“賈梁道,我王淩,此心忠於朝廷,隻有你神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