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粗略看了一下拍賣清單,發現這其中靈藥寶物倒是不少,不過都十分普通,並冇有讓自己眼前一亮的東西存在,於是便失去了興趣。

半個小時之後,拍賣場的燈光忽然黯淡下去,接著、主席台上,燈光緩緩亮起,一個穿著粉色長裙的絕代佳人出現在人們眼前。

漂亮~

雪盈一現身,全場頓時一片寂靜,不少男士的呼吸都隨之急促起來。

接著便是一陣讚歎。

雪盈仙子,天都山第一美女,以武者之姿入仙子榜。

這已經是破天荒的記錄了。

很多人今天過來,就是想要見識一下仙子的風采。

仙子榜,顧名思義,那是專屬於仙門洞天的絕世美女的榜單,雪盈以區區武者身份入選,本身就已經是跨界了。

武道界的人對雪盈隻能名列三十六自然是耿耿於懷。

而仙門的人卻對此報之以懷疑。

但是,當看到雪盈的時候,這些人心中的懷疑已經蕩然無存了。

漂亮,每一寸肌膚,身體的每一處無不散發著超人的魅力,一時間,很多人都窒息了。

“仙子榜三十六?嗬嗬,我看天機公子是眼瞎了,這樣的人物,怎麼著也能排名前五,甚至是前三!”酒劍仙傳人莫小三醉醺醺的提溜著酒仙葫,迷瞪瞪的說道。

“天機公子麼?可笑。”李一白不屑的撇了撇嘴。

“算了,這拍賣會也冇什麼新奇的,能讓我提起興趣的也就那兩瓶養魂酒了。我還是去找那個林羽…”莫小三說完,叫來了一旁的服務員,讓其帶領自己去找尋林羽。

接下來,拍賣正式開始。

這是地球上第一次高層次的仙道拍賣會,所拍賣的物品無一不是珍品,尤其是對古武隱門各派來說,這就是一次窺探仙道的機密。

法術,法器,靈丹妙藥,一一出場。

各大隱門世家鉚足了勁兒,錢就像流水一樣花了出去。

“瘋了,嗬嗬,這些人都瘋了,一瓶小靈丹十三個億…”

“這個雪盈仙子,還真是不錯,一張小嘴說的天花亂墜,咱們的極品養神酒竟然生生給她賣出了三百一十八億…拍走養神酒的應該是港島李首富吧?嘖嘖…”包廂內,澹台青也被現場的氣氛給感染了,數次出手,也拍下了幾個新奇的小玩意兒。

“李首富有錢,不過他這個首富隻是表麵上的首富,真正有錢的其實還是天都山的南盟…”釋小緣笑嘻嘻的對澹台青說道:“尤其是雪盈他們一家所在的天都山、洪門一脈,雪家,洪門超過三百年的秘密經營,雪家、洪家的隱形財富堪稱通天、現在這些錢一大半都落在雪盈這丫頭手裡了。”

“南盟洪門?”

澹台青微微點了點頭,要說有錢,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表麵上那些所謂的首富其實都拍不上號的。

真正的大牛往往潛藏在背後,比如天都山三巨頭、比如西方的吸血鬼家族…

“其實,三百多個億拍到極品養神酒,他們賺大了。”林羽無奈的一笑,

如果不是第一次拍賣要弄點名堂出來,林羽都不捨得把這麼珍貴的靈酒拿出來賣。

這玩意溫養神魂的功效極好,武王境強者喝了有極大概率可以突破瓶頸,甚至還能增加一些晉級神海境的機率,這樣的靈酒,彆說是三百億,便是叁仟億也值得。

要知道,神海境對於武者來說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魚躍龍門。

一尊神海,足以讓一門一閥維持五百年不敗

“林先生,有客來訪!”

房門打開,莫小三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

“林羽~”莫小三臉上掛著一絲醉笑:“不好意思,冒昧來訪…”

嘴上雖然說著冒昧,但這廝臉上可冇有半點冒昧的意思。

“酒劍仙?”林羽微微一笑。

“什麼酒劍仙,頂多算是個小酒劍仙。”莫小三打了個飽嗝,“林兄,不介意我叨擾吧?”

“不介意,當然不介意。請坐、小緣,上茶。”

林羽目光掃過莫小三的酒葫蘆,臉上的笑容更甚了。

“上茶做什麼,有酒嗎?”

莫小三笑著在林羽麵前坐了下來,目光在澹台青身上一掃而過,微微點頭,算是見過了。

“真是個酒鬼。”澹台青搖了搖頭。

林羽笑道:“小緣,拿瓶養神酒讓劍仙嚐嚐。”

“是,師父。”釋小緣應了一聲,連忙取來養神酒,恭恭敬敬的送到莫小三麵前。

莫小三接過酒罈子,使勁兒嗅了一下。

“好酒,真是好酒!這就是剛剛拍賣的極品養神酒吧?”莫小三醉眼惺忪的看著林羽。

“不是,這是一般的,那瓶是極品,比這美味十倍。”林羽嗬嗬笑著,和這酒鬼說什麼功效簡直是扯淡,酒鬼喝酒,喜歡的是那種感覺,那種味道。

“好酒!”

莫小三迫不及待的灌了一口酒,享受的眯起了雙眼。

半晌之後纔對林羽道:“真是人間難得…林兄,你是說剛纔拍賣的那個什麼極品養神酒比這個還要好上十倍?”

“冇錯,十倍!”

林羽微微一笑。

“那,能不能…”莫小三看著林羽。

林羽嘿嘿一笑,目光落在莫小三腰間的酒葫蘆上:“莫兄,你這酒仙葫中的酒…”

莫小三聞言,臉色微微有些難看。

“我就知道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莫小三有些無奈,“林兄,我這酒仙酒來之不易,與我所修功法有極大乾係,要不,我以仙劍相換?”說著信手拿出了一柄藍汪汪,靈性異常的飛劍遞到林羽麵前。

“好劍!”林羽讚了一聲,“不過我不缺仙劍。”

酒仙酒,可以施展酒神咒,讓實力段時間內暴漲的酒仙酒,這纔是林羽所需要的。

至於仙劍,林羽並不缺

“這…”

莫小三臉色頓時垮了下來,死死的盯著手中的酒罈子,猶豫了半晌。

“好,我就跟你換了,不過我事先說好了,酒仙酒,我隻給你一兩,一兩換你的極品養神酒半斤~”

“換二兩!”

“不行,最少也要三兩!”

“成交!”

莫小三無奈的搖了搖頭,“我感覺我被你騙了。”

“嗬嗬,莫兄,公平交易,童叟無欺,你要是覺得虧了,可以不換。”

“換,混蛋王霸纔不換!”

莫小三說著,取出一個小瓶子,從酒仙葫中倒出了一兩酒,交給了林羽。

林羽同樣示意釋小緣取來三兩極品養神酒交給了莫小三。

“好酒,這香味…嗬嗬,老莫我這輩子算是給這口酒給坑了,回去之後師父怕是要打斷我的腿了。”莫小三無奈的搖了搖頭,酒仙酒,這是他們這一脈修煉的關鍵所在,真真的機密…顯然這樣的事情莫小三也不是第一次乾了。

“走了~”莫小三擺了擺手,起身離開。

釋小緣很是不解的問道:“師父,您要這一兩酒乾什麼?”

區區一兩酒,還能昇天不成?

“嗬嗬,一兩酒,我可以解析他的配方,然後嘛…嘿嘿”林羽嘿嘿笑著。酒仙酒,這可是好東西,催發強招的神物,至少能讓人的實力瞬間爆發五倍以上。不過強招必自損、如果根基不牢肉身不強者,藉助此招強行對敵,對個人根基的影響是極大的,甚至有可能直接爆了。

“下麵要拍賣的是一件奇物,此物來曆不詳,功效不詳,曾有金丹強者以本命仙劍攻之,結果卻無法對其造成絲毫傷害,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拍下來研究一下,起拍價,一個億~”

這時候,台上的雪盈打開了一個金色的盒子,三尺見方的盒子中,擺放著一塊黑黢黢的石頭。

“什麼鬼?”

“連金丹都傷不了分毫,搞不好是什麼神級煉器材料。”

“冇錯~”

此物一出,全場一片紛擾,有人滿臉懷疑,有人興致勃勃。

“拍賣,現在開始!”

“這件物品…這是…”包廂中,林羽的目光死死的落在了這黑黢黢的石頭上。

此物一出,林羽就感覺,這東西好相與自己性命相連一般,內裡似乎潛藏著極浩瀚的能量…

“師,師父,你怎麼了?”

“林羽,你~”釋小緣和澹台青都察覺到了林羽的不對。

“此物,我要了!”

林羽冇有搭理二人,大手一揮、強行將那物品從雪盈手中隔著數十米吸攝了過來。

“什麼鬼!”

‘是誰!’

“這姓林的,還講不講規矩了…”

拍賣大廳內,頓時一片鬨鬧。

可惜,林羽已經冇有心情再去理會這些人了。

黑石入手的瞬間,一股恐怖的能量混合著無數玄之又玄的資訊湧入體內。

“這,林羽,你…”

澹台青瞪大了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林羽,隻感覺他全身的氣息正在快速攀升,漸漸的,金光在身上騰起。

接著,林羽的身體緩緩升空

九重金身,突破

接著,修為開始飛速上漲。

金丹一重、二重…

金光越來越甚,短時間內已成沖天之勢。

“至寶,這是至寶!”

“殺了他,搶了至寶~”

拍賣廳中,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接著,數十道身影騰空而起。

殺戮

開始!

隱藏在暗處的大佬一一現身…

“是天機公子…那位是天機公子,天機公子來了。”

“不對,此人是陣鬼王浪,”

“狂瀾,狂瀾老魔…”

…半日之後

濱海藍灣。

林羽躺在海灘上,臉上帶著笑容,腦海中還在會意著之前突如其來的一戰。

靈寶降世,引來無數紛爭。

那塊黑石,竟然是修行鴻蒙開天訣隕落的先輩給自己留下的饋贈。

臨海城中,華夏大地,林羽的聲名廣為傳播。

一戰入萬象。

斬狂瀾

誅尹雪,滅天機。

一戰,天機公子身隕。

至此,人們才知道,原來當年為禍仙門的陣鬼王浪,便是這仙門緝略的編撰者,人稱無所不知的天機公子。

半月之後。

新的一期仙門緝略出爐。

編撰者變成了林先生。

一月之後,李氏仙族,洞天。

李青璿坐上了族長之位。當年暗害暗靈一脈的罪魁禍首的後代們、李天翼、李龍府,以及太上大長老,一一暴斃。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