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回頭就怔住了。

看看突然間彷彿從天而降的墨靖堯,再看不遠處的孟寒州那幾人。

明明剛剛墨靖堯與她之間隔著十幾米遠,這怎麼轉眼就到了自己身後了?

還到的悄無聲息,她一點也不知道。

這會子就有些心虛,她剛剛與林若顏的對話,也不知道墨靖堯聽去了多少,“你……你怎麼過來了?不與他們一起玩嗎?”

男人們到一起,最喜歡喝酒吹牛逼,酒意微薰的時候,再玩玩牌打幾圈麻將,或者再一起玩幾把遊戲,總之是怎麼放鬆怎麼來。

可剛剛還與孟寒州在一起的墨靖堯,這轉眼間就到了她麵前,這真的真的太快了。

“他……他用了寒州的……”楊安安說到這的時候,正好在低頭看墨靖堯的腳下。

她這才發現墨靖堯腳踩在一個類似於體重稱一樣的東西上。

四方的一塊麪板。

她就打斷了楊安安,“墨靖堯,你踩著這個東西過來的?”

墨靖堯還在黑臉,不過還是尊重她的應了一聲,“嗯。”然後緊接著問道:“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一個問話又把喻色給打回了原形,哪裡捨得他黑臉,她這會是什麼臉麵都不要了,“我們在開玩笑罷了,老公,老夫老妻了,你不會以為我真捨得不要你吧?”

一聲老公,一句老夫老妻,墨靖堯的臉色這纔好看了,“可以玩玩笑,不許當真。”

“知道啦。”心虛的喻色繼續乖巧,否則,隻怕這男人今晚上身上隻會有一種味道,那就是酸臭味,到時候形影不離的跟著她,讓她不得見陳凡,她會急死的,想到陳凡已經到了,她伸出手推他,“快陪你的狐……”

說到一半趕緊收回來,“快去陪你朋友吧,我和安安和顏顏也要暢快的聚一聚。”男人一夥女人一夥,各玩各的,簡直不要太好了。

“哪裡不舒服了告訴我,我就在那邊,哪也不去。”手指著孟寒州那邊,墨靖堯就要過去了。

林若顏道:“等等,讓我看看孟先生家裡的高科技,這東西能讓我用用嗎?”

楊安安扯扯林若顏,“呆會我讓人給你拿過來一個,我隨便研究。”她的意思是讓林若顏趕緊把墨靖堯放手,墨靖堯要是一直留在喻色這裡,她就有種隨時都能被墨靖堯發現她和喻色的暗謀似的,心虛。

“我等不及,我就要這個,墨先生,能不能給我玩玩。”

墨靖堯看林若顏一眼,如果這女人不是喻色的閨蜜的話,他理都不會理的,隻好走了下來,把東西交給林若顏,“不想玩了就讓孟太太找人收好,這東西不外借的,隻限今晚的party上用。”

“知道了,有孟太太在,冇啥事的。”

“對,有安安在呢。”安安可是這個莊園裡正宗的女主人。

墨靖堯看了一眼楊安安,冇說什麼,起步就往孟寒州那邊走,林若顏這裡已經在開始研究了。

看完了開關說明,她直接就上去準備試玩一下。

一按開關,小車倏的一下就躥出去好遠,“嘭”停在了一個人的麵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