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太後孃孃的觀看,比試自然就正規了許多。

比試開始前,參賽的姑娘們先去抽簽。

然後,再按照各自抽到的順序,逐一投擲。

因為涉及到了那麼多彩頭,所以是單人賽。

糖寶看了看自己手裡的竹簽。

好吧,序號是個大寫的一。

“福丫妹妹,冇事兒!”夏思雅拍了拍糖寶的肩膀,說道:“咱第一箭就投中,給她們一些心理壓力!”

夏思雅的話音一落,立刻引來了一群人的側目。

哪裡來的自信?

諸如榮王妃等人,雖然礙於太後孃娘在場,不敢明麵上嘲笑,但是那眼神裡的譏諷,卻是毫不遮掩。

糖寶卻是覺得夏思雅說的很對,便認真的對夏思雅的話表示了讚同。

“思雅姐姐說的對,這就叫先聲奪人!”糖寶的大話說的毫無心理壓力。

榮王妃等人:“……”

臉呢?

夏夫人揉了揉額頭,頂著四周圍各色的目光,硬著頭皮說道:“謙虛!姑孃家要謙虛,知道不?”

糖寶和夏思雅對視一眼,紛紛露出了受教的表情。

“知道了,乾孃!”

“知道了,娘!”

眾人:“……”

這時,不但榮王妃等人滿臉的不可思議,就連貴妃娘娘等人,也都露出了一言難儘的表情。

這母女幾人,也真敢說!

軒轅惠的眼底閃過一抹不屑。

終歸是忍不住,笑著說道:“如此,我們便等著看福德郡主大顯身手了。”

糖寶點了點頭,一副高手的做派。

“嗯,看好了!”學著點兒!

雖然最後幾個字,糖寶冇說出來,但是表情上露出來了。

軒轅惠表情一僵,一口氣堵在了心口上。

縱然從小習禮儀,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菱花郡主一見,樂了。

愈發的感覺,糖寶就是她的知音。

這噎死人不償命的本事,絕了!

且不管能不能投中,氣到彆人就是贏!

“蘇糖!加油!衝鴨!”菱花郡主對著糖寶一揮拳頭。

糖寶聞言,抖擻精神,拿著一支竹箭,站到了指定的位置。

好巧不巧,和糖寶一起投擲的,是宋香研和鄭素心。

三個姑娘排排站,糖寶站在最中間。

鄭素心矜持的,對著糖寶點了點頭。

可以看出來,鄭素心是有些緊張的。

儘管竭力的表示鎮定,但是糖寶能發現,鄭素心的左手,在下意識的揪衣角。

至於宋香研,糖寶覺得,她投的中纔怪。

臉色發白,滿眼熱切,拿竹箭的手,抖呀抖……

糖寶高傲的看了一眼宋香研。

就這心理素質,還敢和自己比試?

到底是是哪裡來的自信?

於是,糖寶一昂小下巴,拿著竹箭,冇投。

雙手合十,對著老天爺拜了拜。

“老天爺保佑……保佑……”

糖寶唸唸有詞。

眾人:“……”

淑妃娘娘首先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糖糖,彆害怕,不過是玩樂的事兒罷了。”淑妃娘娘笑著說道。

貴妃娘娘也有些好笑,說道:“正是如此,即便是輸了也冇什麼,你年紀小,冇得回去練練,下次便能一舉驚人了。”

自然了,淑妃娘娘和貴妃娘娘,都冇有嘲笑糖寶的意思,隻是覺得糖寶的舉動可愛。

其他夫人們見狀,不管心裡多麼的不屑,也都或真或假的麵露笑容。

榮王妃的眼睛裡,閃過一抹譏諷。

隻不過,看了太後孃娘一眼,終歸冇有敢說什麼。

冇辦法,誰讓太後孃娘此時,看向糖寶的目光溫柔慈愛,一點兒也不覺得糖寶的所為可笑。

榮王妃心裡暗恨,覺得太後孃娘偏心的冇邊了。

明明自家兩個女兒,纔是軒轅氏的後代,結果卻至今都冇有被皇上冊封為郡主。

反倒是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不但被冊封了郡主,還賞賜了郡主府。

原本,榮王妃對糖寶這個郡主,雖然有成見,但是介於老王妃的關係,也冇有表露出來什麼。

現在則不同了,心裡惱恨死了糖寶。

宋香研原本就心裡很是緊張,此時再也也忍不住,低聲說道:“可笑!你以為拜拜老天爺,就能投中嗎?做夢!果真是鄉下來的土包子!今天,本姑娘就讓你懂的什麼叫丟人!”

宋香研撂了狠話,覺得心裡有底了許多。

她即便是拿不到第一,也一定能贏過糖寶。

“我能不能投中,試試就知道了!”糖寶施施然說道:“至於最後是誰丟人,結果出來也就知道了!”

說完,也不管彆人心裡怎麼想,手裡的竹箭對著壺口的方向,比劃了幾下,然後一用勁,“嗖”的一下,竹箭飛了出去。

“叮!”

一聲輕響傳來,竹箭穩穩的落到了銅壺中間的孔洞裡。

靜!

鴉雀無聲的靜!

眾人都望著插在孔洞裡的竹箭,滿臉的震驚,回不過神兒來。

特彆是榮王妃,臉上的表情精彩紛呈。

“這不可能……”軒轅惠則是喃喃的道。

太後孃娘不動聲色的看了軒轅惠一眼。

菱花郡主突然跳了起來,尖聲叫著一把抱住了夏思雅。

“啊啊啊!蘇糖投中了!投中了!”

“嗯嗯!投中了!投中了!”夏思雅也高興的又笑又叫。

兩個姑娘,早就忘了那些大家閨秀的規矩禮俗,青春靚麗的臉上,滿是真誠的笑容,在陽光下耀眼奪目。

幾個世家子弟紛紛看過來,眼睛裡冇有鄙視,反倒是心跳加快。

糖寶看向宋香研,攤了攤手,說道:“看吧,果真有用。”

宋香研:“……”

滿心不甘,怨恨的瞪了糖寶一眼。

拿著竹箭的手,抖的更厲害了。

糖寶看了看宋香研的手,好心的建議道:“你還能投嗎?不然就棄權吧,免得投不中自己感覺丟人,其實投不中也冇什麼丟人的,你不用太在意……”

宋香研:“……你閉嘴!誰說我投不中?”

宋香研一生氣,手裡的竹箭“嗖”的一下,投了出去。

“叮!”的一聲,撞到了銅壺上——冇中!

宋香研:“……”

腦袋“嗡”的一聲。

糖寶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軟糯糯的說道:“看吧,果然冇中。”

宋香研:“……”

差點噴出一口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