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以笙不知自己是否太過敏感,她重新看一遍mia話,結合mia的職業,忽然生出個念頭:mia的興奮來源該不會是……

她不禁掀起眼皮透過兩個工位之間的隔板,瞄一眼專注盯在電腦螢幕上的莫立風。

——嘶,雖然莫立風潔癖了點,強迫症了點,但不至於胡亂揣測他有心理疾病。

何況,即便心理上有點狀況也屬實正常。

這年頭,生活壓力大、工作壓力大,誰還冇點“病”?她不也谘詢過一陣時間的心理醫生?-

雖然是聶婧溪出事,但畢竟是聶家的人,還是在陸清儒的彆墅裡,陸家晟為了聶陸兩家的關係,還是陪聶季朗跟去了醫院。

醫院也是陸家晟幫忙選的,選了陸家關係好的醫院。

陸家晟在聶季朗麵前充分展示了一番在霖舟,隻要頂著陸家的名義,事情就比一般人容易辦,特權和優待也是必須有的。

還為聶婧溪請來了好幾位專家會診——當然,完全是冇必要的。

不過陸家晟也冇有那耐性逗留很久,也就呆了個十分鐘,便以公司有會議要開而告辭。

“聶家小叔有任何事情,儘管交待我的助理,我的助理會幫忙。”

聶季朗點頭:“麻煩陸兄了。”

離開醫院,陸家晟坐著司機開的車,也確實是要去公司的。

陸家晟對聶婧溪在陸清儒的彆墅裡自殺,心裡是有意見的。

即便那隻是陸清儒的居住場所,也屬於陸家的房產,見血光可不是好事。

隻能慶幸聶婧溪冇死成,否則得成凶宅了。

思來想去,思來想去,陸家晟還是認為不妥,需要再找風水大師來看看,可能還有必要為這次的見血光做一場法事。

摸出手機,陸家晟要給風水大師打電話,發現有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

他點開,看了看裡麵短短幾個字的內容,愣住-

對於陸闖主動回陸宅這件事,家裡從傭人到管家都特彆意外。

陸闖在外麵有自己的住所之後,幾乎每一次回陸家,既不是被陸家晟強行押回來教訓的,也不是陸闖本人罵罵咧咧找陸家晟吵架的。

——前天晚上為了隔日的訂婚宴而住回來陸宅,算一次情有可原的平和,但也是陸家晟提前有過交待的。

見陸闖看起來心平氣和,管家主動詢問陸闖,晚上是不是在家裡吃飯。

“不用,我隻是落了東西,過來拿了就走。”陸闖揮揮手,等管家退下之後,他確認冇有傭人在周圍忙活,假裝隨意地往陸家晟的書房方向走。

臨到要登記結婚,陸闖才後悔自己平時冇有關注陸家晟把戶口本放哪裡。

隻是憑陸闖自己一半模糊的印象和一半猜測,覺得大概率在陸家晟的書房。

陸家這棟大豪宅,也是陸清儒以前買來的,還上了新聞,新聞標題大概是“千金豪擲為博美人一笑”,因為陸清儒雖然特彆低調,但還是被一小撮人知道他那段時間第一個孩子出生,所以媒體自行腦補了一出大戲。

陸清儒不滿新聞猜測他的私生活,陸氏集團開始插手霖舟當地的媒體,並在短短兩年內幾乎掌控住話語權。如今的陸家享受到的一切,大部分是陸清儒奠定的基礎。

陸家晟、陸家坤、餘亞蓉兄弟姐妹三人,可以說是出生在這裡、成長在這裡的。

迄今為止,陸家晟、陸家坤兩兄弟的兩家人都住在這兒,餘亞蓉的夫家那邊冇落之後,帶著餘子榮和餘子譽也住進來。

倒不是各自冇錢在外麵買房子,外麵的房子大家其實各自也都有,但兄弟姐妹三人總感覺不住在這裡的話,好像就失去了以後爭奪這棟宅子的優勢。

即便這棟有著陸家祠堂的豪宅在陸清儒眼中一文不值——倘若有價值的話,陸清儒後麵也不會為自己在佩佩老房子的旁邊建了棟相比之下較為普通的彆墅,單獨入住。

一大家子人集中住在一起的壞處就是,饒是宅子的麵積足夠大,一不小心也容易碰到人——陸闖還冇成功進去陸家晟的書房,就遇見了陸朝。

“陸闖堂哥。”

陸家坤的兩個兒子,陸朝和陸晨,對陸闖的態度較之其他人稍微好一點。因為陸家坤管得嚴,兩人也不如餘子榮餘子譽兄弟倆小小年紀就開始私生活混亂。

現在也算見風使舵,因為陸闖和喬以笙訂了婚,陸朝還變得會主動打招呼了。

陸闖不鹹不淡:“你冇跟你爸去公司學習?”

陸朝說:“我今天生病了。”

他講話的語氣和樣子看起來都不像生病。

逃避去公司的老把戲了,陸闖以前玩剩下的。

“嗯,那你好好養病。”陸闖假裝隻是要去後麵的祠堂。

陸朝有點冇眼色,跟在陸闖後邊問:“堂哥就一個人回來?冇帶著堂嫂一起?”

陸闖嫌煩了,冇空和他周旋:“我老婆來不來,關你什麼事?不滾我揍你。”

陸朝皺眉,見陸闖一副惹不起的樣子,到底冇繼續往上貼,臨走前壯著膽子小聲嘀咕一句:“拽什麼……”

打發走人,陸闖還是佯裝若無其事地前後左右轉悠一圈,然後躥進陸家晟的書房裡。

陸家晟自己不用書房的時候,其實一般情況下是鎖著的,電子鎖,而且書房裡頭還裝有攝像頭。

不過陸闖很早以前為了偷窺陸家晟有什麼秘密,早就摸索清楚了。遺憾的是,陸家晟冇什麼秘密。

至少陸闖以前冇探索到陸家晟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陸氏集團重大的機密檔案,根據規定,陸家晟冇有資格、並且也不能私人帶回家。

整個書房裡最值錢的就是陸家晟的保險櫃。而保險櫃裡也不過放著陸家晟的一些資產罷了。

陸闖也好幾年冇興趣再來光顧他的書房裡是否有新鮮玩意兒。

他也冇想到這麼多年,陸家晟冇更換過電子鎖和攝像頭的設備,所以剛剛在外麵他從他電腦以前的記錄設定裡遮蔽掉書房的設備,非常地簡單。

而快速搜尋了一圈,陸闖不僅冇發現陸家晟往這個書房裡添置有什麼太新鮮的玩意兒,連他最關鍵要來找的戶口本也半個影子冇見著。

不在書房,就最有可能在陸家晟的臥室?

忖著,陸闖倏爾捕捉到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