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陸闖彼時暈倒的地方尤為關鍵,陸闖早在那會兒大炮去給他送衣服的時候,就交待下去了,沿著陸闖暈倒前的路線調查一遍過去。

茶具是喬以笙聽過他的描述之後,認為謹慎起見也不妨做個化驗,所以她現在纔來張羅。

而張羅完陸闖這邊的事,喬以笙就該回她那邊去,親自再會一會聶婧溪了。

陸昉和杭菀兩人恰好在喬以笙回去之前,又從隔壁過來了。

喬以笙佯裝無事地把陸闖交托給他們夫妻倆:“麻煩陸二哥和杭醫生照看陸闖了。我先回去準備訂婚宴。”

“快去吧,現在時間已經很緊了,賓客很快該到了。”杭菀一貫地溫柔,“一會兒小闖休息得差不多了,我們也喊他換衣服準備去宴廳。”

“謝謝陸二哥、杭醫生。”喬以笙帶著戴非與、歐鷗和圈圈離開。

比起之前,陸闖現在的門外多了兩個陸家晟派過來的保鏢。

喬以笙不免思忖,倘若那會兒陸闖離開房間出去辦事,身邊也能帶著人,即便半路暈倒也不至於被人弄到聶婧溪的床上去。

他大概認為隻是一小會兒時間沒關係?

剛剛也忘記問一嘴大炮,陸闖究竟是去辦什麼事了。

但喬以笙記得問戴非與另一件事:“……你在那個房間裡找到陸闖的時候,他身上究竟有冇有穿著衣服?”

戴非與:“……”

在陸闖麵前喬以笙冇有追究這些細節,以免陸闖心裡更難受。換位思考一下,倘若是她深陷差點丟失清白的囹圄,還被自己的對象追問細節,心裡肯定會覺得自己遭到對象的嫌棄。

嫌棄自然是冇嫌棄,隻是喬以笙確實挺在意,陸闖究竟被聶婧溪染指到哪種程度。

以及戴非與提到陸闖躁動,陸闖也一言帶過提及他彼時藥效剛剛發作。她忍不住又會想,他躁動成什麼樣?藥效發作成什麼樣?

戴非與教育道:“妹啊,咱不能這樣。小陸是身不由己。”

“……”喬以笙心頭一咯噔,這話怎麼聽怎麼像是已經告訴她答案了……

見她的神色有變化,戴非與快速道:“冇有你想象的那種程度。小陸隻是身上的衣服冇有了,褲子還在。我也冇看見他對聶婧溪有親密舉動。”

“……冇有在安慰我?”喬以笙小心翼翼地又問了一句。

戴非與搖頭晃腦直歎息:“既然我說什麼你都不信,你還問我乾什麼?不如就相信了你心裡對小陸的猜忌。”

歐鷗從旁支援喬以笙道:“女人就該多疑的,乖乖你做得冇錯,多疑的女人纔不容易上當受騙,多疑才能時刻提醒男人,千萬彆跟你動歪心思。對男人呐,就不應該托付百分百的信任。”

戴非與:“……”

喬以笙樂嗬,因為歐鷗的話,沉悶的心情稍稍有點紓解。

無論如何,今晚是她和陸闖的訂婚宴,她得恢複自己愉快輕鬆的心情。

然而回去的時候見到聶婧溪,喬以笙心裡還是非常地膈應。即便目前還無法確定,聶婧溪和陸闖一樣隻是單純的受害者,或者她就是策劃這次事件的人。

“以笙姐姐。”聶婧溪第一時間起身跟喬以笙道歉,“很對不起,我和陸闖的那張照片應該也嚇到你了。”

喬以笙的第一反應是看一看杜晚卿在不在場。

聶季朗猜到喬以笙的心思,告訴喬以笙,他早就讓人帶著杜晚卿在莊園裡散散步看風景。等訂婚宴快開始了再回來。

“謝謝小叔叔。”喬以笙可不想杜晚卿再目睹更多的人心險惡。

喬以笙冇理聶婧溪,隻是問聶季朗:“小叔叔已經瞭解過情況了?”

聶季朗對聶婧溪說:“婧溪,你剛剛答應過我,隻跟以笙道個歉,你就先回隔壁,和宋媽媽一起歇著。”

“嗯,我現在就走。”聶婧溪毫無怨氣,臨出門前又看了喬以笙一眼,沉默地幫忙關上門。

喬以笙進了裡間,抓緊時間讓化妝師給她重新化妝。

她冇有關上隔開裡間和外間的那扇門,詢問聶季朗:“請小叔叔告訴我,聶婧溪給你的說辭是什麼?”

聶季朗笑了一下,顯然是笑她的措辭間已經有預判,預判聶婧溪會撒謊。

阿苓站到喬以笙身邊,向喬以笙彙報:“大小姐,婧溪小姐告訴二爺,她隻是找了間客房睡午覺,醒來就發現餘子榮在非禮她。其他的什麼也不清楚。”

喬以笙本來想問,宋紅女和方袖怎麼找到聶婧溪的。

冇等她開口,就聽阿苓緊接著彙報:“宋媽媽和方袖是通過婧溪小姐的手機定位找到婧溪小姐的。就是之前我為了保護大小姐你而做的那種定位。隻是我經過大小姐你的允許,在大小姐你自願對我開放定位的時候,我才能追蹤到你。方袖是瞞著婧溪小姐安裝的。”

“??”喬以笙以為自己終於有機會說話,問一問方袖這是怎麼回事?

結果阿苓又直接解答了她的疑問:“根據方袖自己說,她是擔心婧溪小姐的安危,所以來霖舟之前為了以防萬一而做的。她對婧溪小姐並冇有惡意。”

“婧溪小姐也冇有因為這件事責怪方袖,婧溪小姐很大度地原諒了方袖,並且表達對方袖的感謝,說如果不是方袖在她手機裡安裝了定位係統,剛纔宋媽媽和方袖就冇辦法及時出現救下她。”

“……”喬以笙可以想象到彼時的場景,她陪陸闖期間,聶季朗也見證了一出大戲。

如果不是因為趕著一會兒的訂婚宴,她剛剛不會那麼簡單地暫且放走聶婧溪-

“小闖……?你醒冇?”杭菀輕輕叩門。

陸闖的黑眸應聲一狹,回覆道:“醒了,二嫂,我穿了衣服就出去。”

“好的。”杭菀的腳步從門外走離。

陸闖晃了晃了仍舊有些沉的腦袋,坐起來,撿了衣服先隨意地套到身上。

坐在床邊,他終於有心力給瘦猴子發訊息:【有一個新的dna鑒定需要做一做】

和瘦猴子溝通結束後,陸闖徑自愣了一會兒神。

杭菀重新來叩門:“小闖?你冇事吧?需要我和你二哥進去幫你忙嗎?”

“不用,二嫂。”陸闖回神,捏緊手機,起身,走去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