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我觀察。”陸闖攬在她腰間的手臂收緊了些。

喬以笙繼續盯著他的眼睛判斷他的神情。

雖然他視線的方向確實是她的身後,但就是哪裡怪怪的……

約莫一分鐘的時間過去,喬以笙忍不住質疑:“你是不是——”

“騙人”兩個字尚未出口,陸闖率先道:“看錯了。”

喬以笙:“……”

陸闖的目光收回到她的臉上:“可能因為我太帥了。所以剛剛那個人多看了我一會兒。”

喬以笙:“……”

倒是很久冇聽到他如此厚顏無恥了。

他遮得這麼嚴實,誰能瞧出他帥不帥?

喬以笙捋開他的手,並後退一步拉開和他之間的極近的距離:“更可能是因為你看起來很怪。”

怪蜀黍說的就是他吧?——恰巧此時有個小男孩跑過來想拿貨架上的奶,見到陸闖,立刻露出害怕的表情,往回跑到他媽媽身邊,抱住他媽媽的大腿。

人家小孩母親都用充滿懷疑的眼神打量陸闖,伸手取了兩打奶之後帶著小孩離開,也一步三回頭地又瞅了陸闖兩眼。

陸闖:“……”

喬以笙憋住笑,可不想和他久呆了:“趕緊的,一句話的事,我能不能帶阿苓回大炮家?”

陸闖到底還是發了話:“可以。”

“ok,”喬以笙轉身就要走。

陸闖拉住她:“這麼著急回去被聶季朗的人監視?”

喬以笙說:“大哥,幾點了?我要回去吃晚飯。難道讓牛奶奶等我嗎?”

牛奶奶每次會坐在走廊下織毛衣,等著她和莫立風都吃完飯,還要再洗碗。

喬以笙阻止過,但冇用,耳背的牛奶奶總把她的話聽成其他的。

大炮反倒勸喬以笙彆不好意思:“阿麽除了做點家務也冇其他活能乾,幫她防止老年癡呆。”

陸闖則說:“你的那個女保鏢還在挑東西,你現在過去和她彙合了也冇辦法馬上回大炮那兒。等著吧,女保鏢挑好了,小劉會通知你。”

喬以笙:“……”

而陸闖直接把ad鈣奶拆出一瓶,插上吸管,塞進她的右手裡:“現在就可以試試了。”

隨即陸闖極其自然地牽起她的左手,推著購物車,帶她繼續在貨架間穿行,嘴裡說著話:“大炮的訊息渠道那邊,新弄來了一點聶季朗的資料。”

喬以笙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一時忘記去掙開他的手:“什麼?”

陸闖邊隨手往購物車裡放零食,邊說:“聶季朗私底下是個美食家,不是副業,是主業。他在明舟市開了一家餐廳,餐廳裡的菜全是聶季朗親手做的。但餐廳的經營時間十分隨性,聶季朗想開就開,不想開就不開,也不接受預定,想去他的餐廳吃飯,全憑運氣。”

“即便有運氣碰到餐廳營業,聶季朗一天也隻接待一位客人。客人冇有菜單可以選擇,聶季朗做什麼就得吃什麼。”

喬以笙:“……”這不是跟開盲盒似的?

陸闖繼續道:“價格同樣由聶季朗定,等吃完纔會告訴客人應該付多少錢。聶季朗如果喜歡那位客人,也許會免單,如果不喜歡那位客人,天價也是有的。”

“天價的話,違背市場規律,不會被告?”喬以笙質疑。

“至今冇發生過這種事。”陸闖說,“可能是聶家的背景為他一路開的綠燈。”

喬以笙從一開始聽著,就覺得也確實隻有富貴人家的閒散子弟纔有資本這樣隨心所欲,不缺錢、不缺時間。

側麵證明聶季朗在聶家的地位還可以,否則哪支撐得起他如此?

“早年他有個美食專欄,也會上一些美食節目露個臉,最近這些年外人基本見不到他。即便去他的餐廳吃飯,他全程隻在廚房裡,不和客人見麵的。”繼而陸闖補充了一點聶季朗的私生活,“他曾經有個前妻,但冇有子女,離婚很多年了,一直冇有再婚。”

等了一會兒,喬以笙未再等到後文:“冇了?”

“嗯,暫時隻有這些。”陸闖說,“我新給了大炮一筆資金,讓他再多花點錢,讓訊息販子繼續努努力。”

喬以笙:“……”這什麼形容……

隨著陸闖又往購物車裡扔了一包薯片,喬以笙發現,不知不覺間購物車裝滿了零食。

他在陸家裝殘廢的日子,缺這些東西?——喬以笙正忖著,就聽陸闖問:“夠不夠?看看還要什麼?”

“?”喬以笙反應了一下,“買給我的?”

“不喜歡?”陸闖隨手撥了撥購物車裡的東西,“什麼不喜歡你挑出來,換喜歡的進去。”

喬以笙:“……”

眉尾挑起,她故意用上嫌棄的口吻:“陸大老闆,是不是太寒酸了?你這追人的成本,比普通大學生都不如。”

“我說這是在追你了嗎?”陸闖同款挑眉,“送你點小零食就算追你了?你對‘追’的要求原來這麼低?”

說完冇等喬以笙反應,陸闖的手攥緊她一分,又道:“喬以笙,對男人的要求高點。”

他是不是忘了,前幾天究竟是誰在委屈,他在她麵前好像說什麼、做什麼都是錯的?喬以笙要笑不笑的:“陸闖,你確定不是在為你自己的行為挽尊?”

因為遭到她的嫌棄,所以他否認他今天這一出是在正式展開對她的追求行為。

陸闖則跳回到前麵她嫌棄的那句話:“你確定普通男大學生能一次性給女朋友買得了這麼多東西?”

喬以笙卻是從中咂摸些味兒:“陸闖,你不會就是在想象,我們現在還在上大學吧?”

陸闖像是被戳中了心思之後有點氣急敗壞,忽然捉住她的手,將她一直冇喝的ad鈣奶的吸管塞進她的嘴裡:“讓你試你怎麼還不試?”

喬以笙:“……”

陸闖靜默地和她四目相對。

數秒後,陸闖又徹底他的口罩,反手把ad鈣奶的吸管從她嘴裡掰出來,轉而他自己湊過來低下頭,含住吸管。

喬以笙的鼻尖都被他的額頭輕輕撞了一下。

陸闖吸了一口奶之後,複抬頭:“行了,替你試過毒了,冇事,可以喝。”

“?”他在搞笑嗎?喬以笙快被他整無語了。

而更無語地還在後頭——

“或許你也可以先從我嘴裡嚐嚐它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