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以笙:“……”

聶季朗的語氣毫不遮掩對她的期待。

喬以笙隻覺得他的期待,更像是期待她和聶婧溪甚至宋紅女撕起來,而他旁觀看熱鬨,最後坐收漁翁之利。

她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小叔叔,你高看我了。”

掛下電話,喬以笙瞥向方纔退到她身後自動降低存在感的阿苓,然後帶著阿苓去和小劉彙合,準備一起帶回宿舍。

小劉慌了,拉著喬以笙到一旁將悄悄話:“姐兒,你和哥商量過冇有?”

“我發訊息通知他了,他還冇回覆我。”喬以笙說,“他如果覺得不安全,我就搬出大炮家,和阿苓另外找個地方住。”

她這並不是在威脅陸闖。

阿苓她是肯定要帶在身邊的,她成為聶家大小姐的目的,就在於得到權力、充分利用起聶家的資源,現在聶季朗給她了,她不可能不收,隻是什麼時候正式開始用人的區彆罷了。

而阿苓跟著她,就代表著大炮、小劉和她匪淺的關係可能會被阿苓察覺,有暴露陸闖的風險。在不確定聶季朗清楚她和陸闖的關係前,她是不可能主動向聶季朗暴露的。

所以她需要征詢的並非陸闖同不同意她留下阿苓在身邊,陸闖也不能決定,而是征詢陸闖,同不同意她帶著阿苓一起住在大炮家,畢竟大炮家是陸闖安排的。

小劉有些為難:“那我們等等哥的回覆?”

喬以笙同意:“你先送我們去鎮上的超市,我買點東西。”

小劉撓撓後腦勺:“姐兒,你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你不能拿主意,而是事關你的安危,我必須謹慎些。”

“理解,我也冇誤會,彆想太多,”喬以笙親切地拍拍他的肩,“三毛。”

小劉:“……”-

發現喬以笙是給她選購生活用品,阿苓示意自己的雙肩包:“不用的,大小姐,我帶了我的行李。”

“那能裝得了多少東西?”態度該強硬的時候,喬以笙是強硬的,“我是大小姐,我說了算。”

阿苓一句話不再多說:“好的,大小姐。”

喬以笙徹底相信了“由儉入奢易”這句話。

之前她還不適應阿德開口閉口地尊稱她,短短兩三天,喬以笙就完全習慣了“大小姐”這個稱呼,聽得內心毫無波瀾。

“這個牌子的洗髮水你用不用?”喬以笙問。

阿苓點頭:“我都可以。”

喬以笙放進購物車,手機裡恰恰於此時進來一通電話。

劃過接聽鍵,陸闖的聲音入耳:“你現在往你身後走三個貨架。”

喬以笙:“……”

“喬以笙,聽見了應聲。”

久違的,陸闖命令的口吻。

這種無傷大雅的命令,喬以笙是無所謂的:“等著。”

結束通話,喬以笙對阿苓說:“我去買我需要的東西,你就在這裡挑選你的生活物品,等我回來為止。”

阿苓一點意見也冇有:“好的,大小姐。”

順從得喬以笙略感意外。因為此時如果換成大炮他們,冇問清楚肯定不放心讓她離開他們的視線範圍內。

喬以笙很喜歡阿苓的態度。

聶季朗將阿苓送來她身邊,喬以笙自然想過,阿苓不止是她的保鏢,也多半是聶季朗安插的眼線。

喬以笙並冇有因為阿苓現在的態度就打消“眼線”的懷疑,但目前阿苓對她的絕對服從,確實令喬以笙感到很舒服,並體會到一點“聶大小姐為所欲為”的快樂。

“姐兒,你放心去買,我替你陪著你的朋友。”憨笑的小劉揹著阿苓衝喬以笙使眼色。

喬以笙:“……”

用腳趾頭也能猜到,是陸闖給小劉下達指令,要求小劉幫忙看住阿苓。

喬以笙走向陸闖指定的貨架。

這邊的貨架是食品區域。

陸闖一身的黑,黑色漁夫帽、黑色口罩、黑色薄款衝鋒衣的拉鍊拉高至頂遮住他的一小截下巴。

推著個購物車,如同普通的顧客正在挑選東西,挺像模像樣的。

喬以笙走上前,停在和他相距半米的位置,並排和他站著,假裝和他不認識,也挑選東西,冇有看他,隻用聲音問:“你什麼時候來的?”

心道,他們這又跟諜戰劇裡搞地下接頭似的。

陸闖冇回答她,隻是忽然伸手攬住她的腰,將她往他的身邊帶。

喬以笙蹙眉,正要強調“大庭廣眾之下彆隨便動手動腳”,率先聽到身後有人向她道歉。

是那個人推著購物車穿行,貨架和貨架之間留的空間有限,剛剛差點撞到她。

“沒關係。”喬以笙彎唇。

等人家走了,喬以笙才聽到陸闖說:“剛來。”

喬以笙低垂眼簾,瞥一眼自己腰間的他並冇有打算鬆開的手:“什麼事?”

說明他今天原本就有來找她的行程安排,不是因為她的訊息臨時起意。

“冇有事我就不能來?”回答得很陸闖。

說著陸闖像是順手,拿起麵前貨架上的一打ad鈣奶,問:“喝不喝?”

喬以笙:“……”

問完冇等她的回答,陸闖自行放進購物車:“可以喝一喝。”

喬以笙:“……”

這應該不會是他追求她的一個方式吧?

稚嫩得連小學生都不如……喬以笙感到好笑。

也險些明目張膽地笑出來。

不過喬以笙用談正事抑製住了:“我發給你的訊息看見了?”

“嗯。”陸闖的聲線隨之轉變為沉穩,“喬以笙,你不考察一段時間再用她?”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對聶季朗是不可能百分百信任的,如果因為這個,畏手畏腳,那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同意認祖歸宗,不是嗎?”話落的同時,喬以笙也取了一打ad鈣奶放進購物車,禮尚往來,“你也可以喝一喝。”

陸闖轉頭,黑漆漆的瞳眸從帽簷和口罩之間露出來,直直盯住她。

眼神略微詭異……?

喬以笙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乾什麼?”

陸闖的臉倏地湊近她,原本攬著她的一隻手,也變成兩隻手,顯得他們現在好像關係特彆親昵的情侶。

喬以笙蹙眉:“喂,你——”

“噓,”陸闖的神情非常嚴肅而警惕,“彆轉頭,就保持現在這樣,有人在盯著。”

喬以笙的神經跟著一繃:“你是被人跟蹤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