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傾僵硬地站在原地,看著慕歸程熟稔地接過那個小娃娃,溫和地對著那個姑娘笑,她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她隻覺得,自己的心中,有什麼東西,一瞬間,碎了。

這兩年,她一直盼著他回來,甚至她無數次想,隻要他還能回來,她會給他一次機會,他們重新開始。

剛纔,看到無數次出現在她夢中的人還活著,她特彆特彆慶幸。

隻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他已經有了新的家。

他的身邊,有了彆的姑娘,還有了這麼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娃娃。

莫名的,她眼眶就有些酸。

沈傾不想在變了心的狗男人麵前,展現出自己軟弱的一麵,但這一瞬,她的淚腺,忽而特彆特彆發達。

她怎麼都剋製不住,從她的眼角,滾滾而落的淚珠。

“姐姐,你怎麼哭了?”

小男孩稚氣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

慕歸程和他身邊的姑娘江小暖聽到這聲音,都不約而同地往沈傾的方向看去。

看到沈傾,慕歸程的指尖,剋製不住顫栗,他的眼眶,也瞬間紅了。

“傾傾……”

“歸程哥,你認識她?她長得真好看!”江小暖一臉花癡地看著沈傾,傻笑著開口。

情敵好像挺可愛的,情敵還誇她好看。

但就算是情敵誇她好看,沈傾心裡,還是很難受。

“慕歸程,你混蛋!”

想到這兩年,她一直盼著他回去,他卻連老婆孩子都有了,沈傾就氣得想一腳踹死他。

沈傾正想給慕狗一腳,就瀟灑地離開,誰知,下一秒,她就被從輪椅上起身的慕歸程,緊緊地箍在了懷中。

慕歸程傷得真的特彆重。

他被江小暖和她爺爺從海邊撿回來的時候,就剩一口氣了。

他腿被海裡的礁石撞斷了,背上的傷,骨頭都露出來了,心臟周圍,更是捱了七八槍。

幸好江小暖爺爺醫術十分的不錯,才撿回了他一條命。

他昏迷了三個月才醒來,醒來後,一直無法行走。

江爺爺說,他可能,這輩子都站不起來了,他能站起來的機率,頂多不到百分之十。

慕歸程不想讓沈傾看到殘廢的自己,他才一直冇有回帝都。

他對自己的腿,都不抱什麼希望了,冇想到在江爺爺的細心調理下,他昨天,竟然重新站了起來。

隻是行動依舊有點兒冇那麼利索,他才習慣坐在輪椅上。

“慕歸程,你這個混蛋,你放開我!”

想到慕歸程都有老婆孩子了,還對她動手動腳,沈傾更氣了。

“你這隻種豬,你都娶彆人了,你還想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你要不要臉!”

聽了沈傾這話,慕歸程知道,他是誤會了。

看著她這副氣呼呼的模樣,他心裡忽而就有些歡喜,“傾傾,你心中,是不是還有我?”

“有你妹!”沈傾氣得都爆粗口了。

“傾傾,你誤會了,我和小暖之間,什麼都冇有。”

江小暖也不希望被誤會,她連忙解釋,“是啊,我和歸程哥就是兄妹,什麼都冇有!”

“我喜歡的,纔不是歸程哥這種類型呢!”

沈傾這時候也意識到,自己可能是誤會了,但她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那這個孩子呢?慕歸程,你彆說這個孩子,跟你什麼關係都冇有!”

意識到沈傾竟然誤以為江小暖的孩子是他的,慕歸程真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他連忙對著沈傾解釋,“傾傾,你彆誤會!木木他絕對不是我的孩子!”

見沈傾顯然不是十分相信他的話,他再接再厲開口,“傾傾,你難道不覺得,木木看上去有些眼熟?”

聽了慕歸程這話,沈傾忍不住多看了木木幾眼。

木木不怕生,見漂亮姐姐打量他,他瞬間笑得露出了好幾顆小牙。

彆說,這木木,看上去,真挺眼熟的。

不隻是眼熟。

簡直就是她大哥百裡燁的縮小版!

“我懷疑,木木和百裡大哥有些關係。”

“慕歸程,你彆往你自己臉上貼金,我大哥纔不是你大哥!”

雖是十分嫌棄慕歸程,但沈傾還是認同他的觀點的。

她也覺得,木木跟百裡燁有些關係。

這讓沈傾,忍不住想起了差不多兩年前的一件事。

百裡燁去西都出差,被仇家設計了,若不是一個姑娘解了他身上的藥,隻怕,那一次他凶多吉少。

那次出差,百裡燁帶回了一個姑娘,雖然兩人冇在一起,但他感念她的救命之恩,在物質上,從來冇虧待過他。

他說,那晚對救了他的姑娘,情不自禁,但將她帶回來後,他靠近她他就腸胃不適。

他無法娶她,對她負責,隻能用物質補償她。

那次百裡燁是來西都出差,江小暖也在西都,她雖然生活在偏遠的小漁村,未必不會進城,木木又這麼像大哥……

這一瞬,沈傾無比確定,帝都坐享富貴榮華的女人,是冒牌貨,江小暖纔是救了大哥的那個女人!

她必須得帶江小暖回帝都,讓冒牌貨滾蛋!

沈傾又問了江小暖,兩年前的那天,她有冇有去過帝豪酒店。

江小暖說,木木就是她那晚在帝豪酒店懷上的,她更加確定,木木就是百裡燁的種!

確定了木木是她的親侄子,沈傾越看他越覺得喜歡。

這次出差,收穫可真不小,不僅遇到了慕歸程,還碰到了自己的親侄子!

生活,果真越來越好了。

“傾傾,你和大哥,你們怎麼樣?”

沈傾知道,慕歸程問的,是她和慕淮南。

他還一直以為,她喜歡慕淮南。

想起曾經慕歸程對她做的好事,沈傾不想給他好臉色,但想到他一次次為了她,連命都不要,兩年前的斷崖邊,幾乎就是生離死彆。

生命如此無常,沈傾也不想一輩子念著過去的不好,繼續蹉跎。

“我和大哥,很好啊!兩年抱仨,繼續再來個三胎六寶什麼的!”

看到慕歸程眸中不加掩飾的落寞,沈傾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

她冇有說話,而是快速踮起腳,在他的唇角啄了下。

慕歸程被沈傾親得一臉懵,她要和大哥三胎六寶,她怎麼又來親他?

看到慕歸程這副委屈又失落的傻樣,沈傾笑得更歡了。

“慕歸程,我騙你的!冇有大哥,冇有三胎六寶。”

“如果,你還能是我的小九,我們在一起呀!”

“傾傾……”

慕歸程喉結劇烈滾動,他的聲音,一點點染上了濃烈的啞。

他猛地俯下臉,就重重地吻住了她的唇。

沈傾冇有拒絕。

愛過,恨過,絕望過,但,她還是想,再試一次。

或許,會有不一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