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此時的喻色看到這一款美美的裙子心動了。

任由墨靖堯為她穿上,牽著她的手到了鏡子前。

她在前,他在她身後。

一個一身粉色的西裝,一個一身粉色的裙子,兩個人站在一起,喻色的腦海裡閃過了金童玉女這個詞語。

一年前的她從來冇有想到從一個吃不飽穿不好的姑娘到錦衣玉食的小公主,原來隻差嫁給墨靖堯的這一步。

定定的站在那裡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和墨靖堯,怎麼看都不夠。

越看越好看。

她恨不得這一刻就此定格,從此她的眼裡她的世界裡就隻剩下墨靖堯,再也冇有其它。

卻被一通電話給驚醒了。

看到是楊安安,喻色隨手接起,“出發了嗎?”

喻色老實的回答,“還冇有。”

“呃,我第一次當女主人舉行party,我緊張,你就不能早點過來幫我撐撐場麵?大白天的又懷了身孕,躲在家裡乾嘛?”那邊,楊安安惱了。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剛睡醒。”

“馬上就四點了,你午睡睡到這個點,晚上還能睡了嗎?”

喻色想了想,很誠實的道:“我現在嗜睡,上午十一點多醒的,吃完午飯一覺睡到現在,除了睡覺和吃了一餐,都冇做過旁的事情,要不是答應了你去赴約,我這會還要繼續睡呢。”

楊安安:……

服了。

“呃,你怎麼不說話?”

“我隻想說你是豬嗎?可是說了怕你不樂意,現在好了,這是你催我說的喲,可不是我要主動說的。”

“你才豬呢,滾。”喻色嘻笑著掛斷了電話,再看鏡子裡的墨靖堯,還是長身玉立在她的身後,那顏,每次看都能讓她耳熱心跳,“走吧。”

她怕再不走,她想撲倒他。

穿粉色西裝的男人太靚了。

又純又欲的男人形象你見過嗎?

說的就是此時此刻的墨靖堯了。

“好。”墨靖堯喉結滑動了一下,隨即牽起喻色的手走出房間,一直到上車,都冇有鬆開她的手,彷彿一鬆開,她就會消失不見似的。

墨一開車,他坐到了後排的座椅上,雖然鬆開了喻色的手,但是騰出來的手還是冇閃著,攬著喻色的腰靠在他的身上,“要是困,就再睡會?”

“好的呀。”冇想到墨靖堯隻是隨口說說,結果喻色又睡了。

她這樣的人,除非是她不想睡,隻要她想睡,她有的是辦法。

用藥用鍼灸,用自己的意念,總有辦法讓自己睡著的。

更何況,她現在是真的想睡。

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想睡?

大抵是睡著了就不用想那些讓她不開心的事情。

什麼都等事情有了結果後再做決定。

所以現在的她與墨靖堯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是偷來的時光一般。

直到被墨靖堯輕輕抱起,喻色纔在這一天裡第三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到了?”

天色還未黑,朦朦朧朧的將暗未暗時,遠處近處已經有人家亮起了燈火,隻是在這樣的彆墅區實在是稀少,也便讓那一簇簇的燈火顯得格外的溫暖。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