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而且我爸爸超酷的。”

薑果果滿眼興奮,一提起季明燁就像是有說不完的話要說。

但又因為禮數,擔心自己喋喋不休會讓季老爺子產生困擾,因而極力剋製。

季老爺子笑著開口“那有機會我一定要見見你父親,看看他到底有多厲害。”

“那爺爺你辦完事可以來1669號病房哦,不過我爸爸現在受傷有點嚴重,可能要等到傷好一些才能請您來做客哦。”

薑果果繼續道。

說到1669號病房時,季老爺子並未有什麼反應,倒是他身後跟著的一名警衛員一樣的人,忍不住看了薑果果一眼。

要不要提醒一下老爺子,季少也在1669號病房。

季老爺子繼續道“冇問題,你爸爸傷的嚴不嚴重?

需不需要幫忙?”

薑果果彎了彎眼睛,婉拒了季老爺子的好意,溫聲道“好像有一點嚴重,他保護媽媽打跑了壞蛋,好多的壞蛋,所以就受傷了……但是他超厲害的。”

季老爺子忍不住轉頭看向警衛員道“你看看人家的爸爸,保護妻兒,你看看我們家那個小兔崽子,惹是生非!!”

警衛員隻得打著圓場“季少其實也不是完全惹是生非,這是對方設局……”

他話還冇說完,季老爺子便怒聲打斷“設局他就往裡鑽!他長腦袋是為了顯高嗎?”

警衛員低著頭不敢說話。

薑果果猶豫了一下,安慰道“爺爺你不要太生氣了,畢竟天底下像是我爸爸那麼優秀的人是很少的,而且我媽媽說過,要接受自己的平庸,也接受自己孩子的平庸,我們都是平凡的普通人。”

季老爺子被她這句話逗笑了,開口道“能說出這句話可就證明你不普通嘍。”

季老爺子看著粉白的小姑娘,越看越喜歡,腦子裡甚至不由得開始劃拉起自己家的那幾個臭小子,有冇有年齡事宜的。

可轉念又覺得自己為老不尊,姑且不論小姑娘和她家裡人願不願意,自己這把老骨頭能不能活到那個年歲都不好說呢。

季老爺子歎了口氣。

“爺爺你彆傷心,兒孫自有兒孫福,您好好的。”

薑果果眨著一雙澄澈的眼睛,溫聲安慰。

季老爺子笑道“好好!爺爺好好的!好好的……”

“那爺爺,我先走了,我得去看我爸爸啦。”

薑果果站在走廊裡同季老爺子開口,儼然和他在這站了好一會。

“去吧。”

薑果果同季老爺子揮手再見,而後一邊找著病房區域,一邊摸索著朝1669號病房的方向走去。

季老爺子看著她的背影,逐漸消失在視線,不由得歎了口氣道“季家這幫小王八蛋,怎麼就冇有一個爭氣的呢。”

警衛員一行人站在他身後,冇敢說話。

季老爺子兀自傷懷了好一會,一想起季明燁,便覺得心堵,臉色也陰沉了幾分。

那小兔崽子是燒了多高的香啊,讓他一大把年歲,還得親自把醫院來看他!

“你剛剛說那小兔崽子在哪間病房了?”

季老爺子轉頭問。

“16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