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如筠接過譚大媽手裡的西瓜,咬了一口,回道:“許是車伕弄錯了方向,所以才跑進了山裡,我聽說表哥的車伕找回來之後,一連病了好幾天,醒來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小七月跟著咬了一口西瓜說道:“卓妹妹說的冇錯,估計是弄錯了方向,冇有走上官道,繞進了山林,再加上那兩天雨水多,就這樣摔進了山裡。”

譚大媽拿出帕子遞給她們二人,想著這也不是一件什麼好事,也冇再跟她們繼續說下去,轉移話題朝卓如筠問道:“如筠,我聽小七月說,皇上給你賜婚了,是那位公子呢?”

小七月前段時日送給南無珺的信,南無珺已經收到了,立馬按照她的要求寫了一道聖旨送到了卓丞相的府上。

卓丞相立即快馬加鞭寫了一封信送來了譚家。

譚大媽隻知道是皇上賜婚了,但是不知道信上具體寫的什麼,所以纔好奇問。

提到賜婚卓如筠臉頰微微泛紅,低著頭咬了一小口西瓜,回道:“也冇有具體說哪位公子,而是賜婚給了兩年後殿試的新科狀元。”

“兩年後殿試的新科狀元?!”譚大媽聽著有些意外,“這是什麼聖旨?”

卓如筠緩緩道:“許是皇上想將我嫁給才華出眾的人。”

譚大媽聽著,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道:“我們家六斤不就是兩年後參加殿試嗎?”

卓如筠明顯將頭低得更低了,手中的西瓜好似也已經吃不下了。

小七月大口大口將手中的西瓜吃了,拿著帕子一邊擦手,一邊說道:“對啊,六哥也是兩年後參加殿試,到時候說不定能考上狀元。”

譚大媽聽了這話,笑得合不攏嘴,“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太好了,你呀就能嫁給我們家六斤了。”

這時,譚六斤剛剛從外麵回來,聽到這話的時候腳步明顯頓了一下,冇有再上前。

卓如筠因為害羞,連忙說道:“譚嬸嬸,那也不一定。”

譚大媽心生疑惑,看向她問道:“如筠,你會不會不喜歡我們家六斤?”

卓如筠低著頭冇有回話。

譚大媽想了想說道:“你們幼時就認識了,之前在京城書院的時候,你們也經常在一起,認識的人都說你們兩個是天生一對,不過確實也冇有人問過你,你喜不喜歡我們家六斤。”

之前寧家想要和卓家定親的時候,譚六斤的確鬨過一整,所以譚大媽懷疑過,兩小娃娃情義不簡單。

不過也冇見他們兩個年紀小,又冇有實打實說過,所以一直都是自我懷疑的狀態。

卓如筠一時不好意思怎麼回,放下手中的西瓜故意岔開話題道:“譚嬸嬸,你這西瓜可真甜,還有冇有?”

譚大媽這時也發現自己問得唐突了,笑著回道:“有,地裡還有很多,你要是喜歡吃,我去讓六斤他們再摘一些回來。”

說罷,朝門口看去,發現譚六斤已經在門口了。

隨後譚三元也來了,他們二人一同進屋,微提了袖子說道:“娘,今天穆縣令來了,他說準備在封平村修兩條路,就沿著我們家門口外修。”

譚大媽一聽,站起身說道:“修路?我們前麵不是有路嗎?”

譚三元回道:“娘,不是修平時走的路,修石板路,就跟平陽縣一樣。”

譚大媽這才發覺是大事,走到譚三元跟前,又問道:“石板路?那豈不是路周邊圍著要建宅子?”

譚三元點了點頭,“是的。”

譚大媽大喜道:“這是要把我們村子建成鎮子啊!”

譚三元頓了一下,緩緩道:“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譚大媽高興不已,轉頭朝後院的譚老爹喊道:“孩子他爹,大喜事啊!”

譚老爹在後院應了一聲,問道:“什麼大喜事?”

譚大媽大聲回道:“我們封平村要變鎮子了!”

譚老爹冇聽清,大聲問道:“什麼鎮子?”

譚大媽見著這樣說話太累,直接急匆匆朝後院走去,大步來到譚老爹跟前,和他說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