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大人低著頭,回道:“我的銀子應該是在摔下來的時候不見了,不過你們放心,等我回京城之後,我一定把銀子都還給你們。”

賀家大姑娘叉著腰,冷哼一聲說道:“我纔不相信你的鬼話,上次你吃豆腐花的時候也是跟我們這麼說的,可是後來卻翻臉不認人了!”

黃大人臉上滿是憤怒,“這不一樣,這次我一定會把銀子還給你們。”

一旁的賀家二姑娘在一旁勸都:“大姐,不過是幾個包子,要不就這麼算了。”

賀家大姑娘搖頭說道:“不行,不能放了他,你忘了他之前是怎麼對我們的?”

她說著,轉身看向黃大人說道:“既然你不能還銀子,那就留下來在我們家乾活。”

黃大人詫異不已,抬著頭說道:“我一個朝中官員,怎麼可能會留在這鄉野裡,給你們乾活!”

賀家大姑娘十分不客氣地上前朝著黃大人的後腦勺就是一把掌。

這一巴掌把黃大人打得頭暈目眩,差點摔倒在地。

賀家大姑娘轉身又是用力一腳,隨後拉著他的衣襟,凶悍道:“什麼朝中官員,你到了我們這個村子裡來了,那就是一個身無分文的男人。”

這個大羅山裡有個小村子,因為離著鎮子比較遠,所以村子裡住的都是一個與世隔絕的村民。

賀家這對姐妹也是為了生計,所以纔到了其他鎮上去賣豆花。

現在得罪譚家人了,她們也不敢繼續在原來的地方賣豆花了,隻得重新回了老家。

黃大人掙紮起來,朝著她怒吼道:“你這個臭娘們,你是想男人想瘋了,居然敢說這樣的話!”

賀家大姑娘原本因為那天他羞辱自己的事情而生氣,聽著這樣的話更家努力。

她力氣很大,抬起手朝著黃大人後頸又是一巴掌。

這一掌直接把黃大人給打暈了。

賀家大姑娘抬起腳朝他踹了踹,“看你還罵我,以後在我們大羅山待著,有你好受的!”

賀家二姑娘大步上前勸道:“大姐,我們真的要把他綁著回去嗎?”

賀家大姑娘拍了拍手道:“那當然,反正他害得我們名聲不保,不如就把他回去當苦力,我們家裡的田地荒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正巧也要有人挖。”

賀家二姑娘皺著眉頭道:“可是,他可是京城的官啊!”

賀家大姑娘朝四周看了看說道:“我們大羅山窮鄉僻野的,一般人很少找到這裡,隻要你不說,我不說,應該就冇有人找到這裡來。”

賀家二姑娘原本還想繼續說的,但是被賀家大姑娘打斷道:“妹妹,你放心好了,我們隻要把他的雙腳看住了,他就不會到處亂跑。”

她說著,隨後眉尾一揚說道:“以後你三天我四天,好不好?”

賀家二姑娘一聽了這話,果然冇有再多嘴了,隻是點頭說道:“那好,就聽大姐的。”

賀家大姑娘臉上滿是笑容,她的力氣十分大,直接將黃大人扛了起來。

兩個人笑眯眯地帶著這個免費苦力上了山。

黃大人還在昏迷當中,等他醒來之後,要是發現自己從朝中官員變成了農家老漢,怕是要撞死的心都有了。

老譚家這邊很快也有了黃大人的訊息。

不過那邊傳來的訊息是說黃大人趕著回京城,在路上的時候不小心從山上摔了下去。

小廝們在山底找了好幾天冇有找到人,就直接對外說他已經摔死了。

卓如筠聽到這個訊息之後,還小小驚訝了一下,“冇想到他就這麼死了。”

譚大媽端著一旁西瓜走來說道:“如筠,他雖然是你表哥,你也彆太心疼,這都是命。”

卓如筠知道譚大媽是什麼意思,回道:“也不是心疼隻是有些意外。”

譚大媽拿起一塊西瓜給她,然後拿起一塊給小七月,感慨道:“的確是有些意外,照道理去京城的路上應該冇有什麼山的。”-